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客服热线:4006-825-836
【法律书籍】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

【法律书籍】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

  刑法是国家的基本法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居于基础性、保障性地位。本次刑法的修改:一是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要求;二是适应国内国际形势变化和当前面临的新情况;三是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需要修改刑法予以明确和解决。《刑法修正案(十一)》共48条,修改、补充刑法47条,主要内容是有加大对安全生产犯罪的预防惩治、完善惩治食品药品犯罪规定、完善破坏金融秩序犯罪规定、加强企业产权刑法保护等方面。

  本书以《刑法修正案(十一)》涉及的条文和相关罪名为基本框架展开典型案例适用解析,选取案例的角度为新规适用、社会热点、突出典型性;案例解析的重点为新规适用规则、适用难点、新旧法比较和衔接处理等,总计53个案例。既可作为法官、检察官、律师等司法实务工作者的办案参考,也可作为司法人员培训推荐教程。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案例研究机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与国家法官学院合署办公,在最高人民法院领导下,秉持服务司法审判实践、经济社会发展、法学教育研究、中外法学交流、法治中国建设的办院宗旨,坚持“服务、创新、合作、开放、共享”工作原则,依托国家法官学院开展司法案例的收集、生成、研究、发布和国际交流工作。

  序言:刑法是国家的基本法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居于基础性、保障性地位,对于打击犯罪、维护国家安全、保障社会稳定和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党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历来十分重视刑法的修改和完善工作。1997年全面修订刑法以来,先后通过了一个决定、十一个刑法修正案和十三个有关刑法的法律解释,及时对刑法作出修改、补充和明确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简称《刑法修正案(十一)》)的颁布,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重大标志性成果,是贯彻落实习法治思想的重要体现,对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大意义。也是在新时代背景下根据新任务、新要求、新情况对现行刑法作出的局部调整和完善。

  本次刑法的修改:一是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安全生产、产权保护、金融市场秩序、食品药品安全、生态环境、公共卫生安全等领域的刑法治理和保护提出了明确要求。二是适应国内国际形势变化和当前面临的新情况、新斗争需要,与疫情防控相关的公共卫生安全、生物安全,以及知识产权领域等法律的制定修改进一步衔接,需要刑法作出相应调整,以增强法律规范的系统性、完整性、协同性。三是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央政法机关和有关部门、地方等都提出了一些修改刑法的意见建议,需要修改刑法予以明确和解决,回应关切。

  精准把握《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的立法精神和条文要义,是当前学习领悟《刑法修正案(十一)》新精神、新理念的核心任务,是保障《刑法修正案(十一)》精准、统一适用的关键。从总体来看,《刑法修正案(十一)》共48条,修改、补充刑法47条,主要内容有加大对安全生产犯罪的预防惩治、完善惩治食品药品犯罪规定、完善破坏金融秩序犯罪规定、加强企业产权刑法保护等。

  为帮助读者尽快掌握《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蕴含的新精神、新知识,增强读者体系化理解和运用《刑法修正案(十一)》的能力,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在国家法官学院刑事审判教研部的配合下,与全国法院案例通讯编辑共同组织一线法官,立足司法实践,围绕《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的理解和法律适用问题,对适用或参照《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及其基本原理所裁判并审结的案例进行了研究评判,选取其中适合于解析《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适合于精准理解、统一适用《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具有指导、参考价值的典型案例。先由承办法官以《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为基本依据撰写案例分析,从司法实务视角重点解析《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的价值功能、基本法理、适用规则、适用难点、新旧法衔接处理等内容,再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编著《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用》一书,为《刑法修正案(十一)》的适用提供可操作性指引。

  在《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用》的编写过程中,共收到全国法院选送的稿件121篇。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和国家法官学院刑事审判教研部的专业教师共同组成编审组,根据案例的典型性、裁判思路的合规性、案例分析的精准性,以及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性进行精心选编,最终选取53篇案例分析。

  《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用》一书采用由国家法官学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共同编著的《中国法院年度案例》系列丛书的案例体例,保持了简洁明快的风格,追求“好读有用”,坚持以下编辑方法:一是高度提炼案例内容,控制案例篇幅,每篇案例控制在8000字左右,基本案情和裁判要旨控制在3000字以内;二是突出与《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相关的争议焦点、适用难点,剔除无效信息,尽可能在有限的篇幅内为读者提供有益的信息;三是注重案例的指导价值,每篇案例的分析内容不少于5000字,通过深度解读条文要义、指明司法适用路径,突出其司法适用的指导价值。同时,本书的体例设计以读者为本,方便检索。首先,本书内容以《刑法修正案(十一)》涉及的条文和相关罪名为基本框架展开典型案例选择和评析,每部分内容按照所涉新规则刑法条文为序将案例进行编排。其次,每篇案例之标题列明所涉新规则的关键词,即将概括的裁判规则、裁判思路或焦点问题作为主标题,其所涉罪名作为副标题。最后,每篇案例之整体结构上包括基本案情、裁判要旨、适用解析等,分析的重点着眼于案例视角下的新规则适用。此种编排让读者一目了然,迅速定位目标法条和新规则案例。

  《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案例适用》一书旨在帮助读者通过阅读案例,学习《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规则,领悟其新精神、新理念,既可作为法官、检察官、律师等司法实务工作者的办案参考和司法人员培训推荐教程,也是社会大众学用《刑法修正案(十一)》的辅导用书,还是教学科研机构案例研究的精品素材

  当然,《刑法修正案(十一)》内涵丰富,本书难免存在不足或错漏,所述观点和所提建议还有待司法实践的检验和法学理论的探讨,欢迎广大读者批评指正,我们愿听取建议,并不断改进!

  中国法制出版社为本书的出版给予了大力支持,在此谨表谢忱,并希望通过共同努力,不断探索编辑案例书籍、挖掘案例价值的新路径,更好地服务于学习、研究法律的读者,服务于司法审判,服务于全面深化依法治国的伟大实践!

  47实施隐瞒密切接触史等不执行卫生防疫机构提出的防控措施行为的,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51非法经营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构成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陆生野生动物罪

  2罪名:组织、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强奸罪,敲诈勒索罪

  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25日,被告人吴某某纠集胡某、邱某等人,由邱某纠集、引诱被告人张某某等7名未成年人(其中一名为初中在校生),实施组织、强迫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以吴某某为首要分子,胡某、邱某为骨干成员,张某、李某某、曹某某以及张某某等7名未成年人为一般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告人邱某在被告人吴某某、胡某的授意下,纠集未成年被告人长期以假意处男女朋友的方式诱骗女性至其暂住地,后采用没收手机、拳打脚踢、砍刀威胁、电棍电击、罚蹲马步、拍裸照、奸淫等手段,组织、强迫十余名未成年被害人(其中三名被害人为不满14周岁的幼女)卖淫。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在常州市武进区、钟楼区等地,多次实施组织、强迫卖淫、强奸、聚众斗殴、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歹,扰乱当地的社会治安、生活秩序,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未成年被告人除张某某仅参与组织、强迫卖淫外,其余均参与组织、强迫卖淫、强奸、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犯罪。其中,被告人张某某参与组织、强迫卖淫犯罪,负责跟随该组织骨干成员邱某寻找卖淫女并多次参与殴打卖淫女,引诱、强迫3名未成年女性卖淫。被告人邱某协助组织卖淫,负责接送卖淫女;积极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以磨炼性服务技术为由强奸未成年女性1名;参与敲诈勒索。另5名未成年被告人均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依法只追究其实施的强奸犯罪的刑事责任。被告人赵某参与对2名未成年女性实施;被告人王某参与对1名未成年女性实施和协助邱某强奸1名未成年女性;被告人赵某、朱某某、王某某、郭某某将未成年女性灌醉后由赵某、朱某某实施,被告人赵某、王某伙同他人采用言语威胁、电棍电击等暴力手段威吓未成年女性并实施,被告人王某、王某某伙同他人采用拳打脚踢、电棍电击等手段殴打未成年女性后帮助邱某强奸未成年女性1名。

  案发后,未成年被告人朱某某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本案事实。被告人吴某某向公安机关检举他人贩卖毒品的事实,被告人邱某向公安机关检举他人介绍卖淫的事实。

  1未成年人是否能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2未成年人犯罪是否应当一律从宽处理。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相关规定,恶势力犯罪集团是指符合恶势力全部条件,同时又符合犯罪集团法定条件的犯罪组织,其特征表现为:有三名以上的组织成员,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组织成员经常纠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实施三次以上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或者其他犯罪活动。本案中,被告人吴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纠集被告人张某、胡某、邱某等人,再由被告人邱某纠集被告人王某、王某某等多名未成年人,通过假意处男女朋友的方式诱骗未成年女性从事卖淫活动,在未成年被害人不愿卖淫时,采用电棍电击、罚蹲马步、奸淫、拍裸照等手段,强迫并控制多名未成年被害人卖淫;为争抢卖淫女或达到让卖淫女至店内卖淫等不法目的,又实施了非法拘禁、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多起犯罪活动,已形成以被告人吴某某为首要分子,被告人胡某、邱某为重要成员,被告人张某、李某某、曹某某、张某某、赵某、王某、朱某某、王某某、郭某某为一般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中,被告人张某某、朱某某明知被告人邱某强迫他人卖淫仍积极参与,并非被临时雇用或受蒙蔽参与,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

  被告人吴某某、邱某归案后能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并经查证属实,属有立功表现,但其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依法不予从轻处罚。未成年被告人朱某某、赵某事先均参与了他人的预谋,并分别有灌酒或暴力胁迫的行为,且行为已经完成,应当认定为犯罪既遂,但二人放弃实施强奸的行为可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在案证据证明,未成年被告人王某某、郭某某,经常与被告人邱某等人纠集在一起,实施了强迫他人卖淫的行为,因犯罪时未满16周岁仅被指控强奸罪,且属恶势力犯罪集团,社会危害性大,不符合缓刑条件。

  2020年6月8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该犯罪集团首要分子吴某某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1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五名成年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年六个月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余七名未成年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年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宣判后,部分被告人对判决不服,向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于2020年9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未成年人犯罪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且呈现低龄化状态。同时,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问题也屡见不鲜。2020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的相关规定作出修改完善,个别下调了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修改奸淫幼女犯罪条款、增加特殊职责人员性侵犯罪等,彰显了对未成年人优先保护、特殊保护的价值取向,其目的是有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和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

  现实生活中,一些别有用心的成年人,为降低自身的犯罪成本,往往利用未成年人辨别能力低、自我保护能力不足、社会经验少等弱点,拉拢、引诱、指使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亦出现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导致未成年人涉黑恶势力犯罪问题逐渐凸显,应引起社会高度重视。那么,在审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中,如何理解和适用《刑法修正案(十一)》涉及未成年人的相关规定,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

  《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改了奸淫幼女犯罪,将奸淫不满10周岁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伤害等严重情形明确适用更重刑罚;增加特殊职责人员性侵犯罪,对负有监护、收养、看护、教育、医疗等特殊职责人员,与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不论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应追究刑事责任;修改了猥亵儿童罪,进一步明确对猥亵儿童罪从重惩处的具体情形。上述修改和完善,显然是针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多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回应,通过加大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惩治力度,来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刑法保护。本案中,以吴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所实施犯罪的被害人大多数是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甚至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该犯罪集团实施的作案手段极其恶劣,该集团骨干成员邱某纠集多名未成年被告人,通过假意处男女朋友的方式诱骗未成年女性从事卖淫活动,在未成年被害人不愿卖淫时,采用电棍电击、罚蹲马步、奸淫、拍裸照等手段,强迫并控制多名未成年被害人卖淫;为争抢卖淫女或达到让卖淫女至店内卖淫等不法目的,又实施了非法拘禁、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多起犯罪活动;该犯罪集团所造成的社会影响重大,在该集团所实施的聚众斗殴犯罪中,成年被告人邱某以争夺未成年卖淫女为由,纠集多名未成年被告人持砍刀、铁棍与他人等数十人发生追逐、斗殴。作案时正值一学校学生放学期间,部分涉案人员甚至冲进学校追打,导致在学校门口等家长的学生进入保安室躲避,大量人员围观,道路拥堵,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因此,本案被告人吴某某、邱某虽然归案后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并经查证属实,属有立功表现。但是,吴某某系犯罪集团首要分子,邱某系犯罪集团骨干成员,且多次利用包括一名初中在校生在内的未成年人实施犯罪,依法不予从轻处罚。故对于本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和骨干成员,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分别被判处十九年至二十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近年来低龄未成年人实施严重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个别下调了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这一规定只是作出了非常有限制、有条件的微调,“既坚持了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结合未成年犯罪人的特点,又兼顾被害人和社会的感受”。朱宁宁:《更好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解读刑法修正案(十一)》,载《法治日报》2020年1月5日,第5版。具体到对于参与黑恶势力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是否应认定为涉黑恶犯罪组织成员来说,可以参考《刑法修正案(十一)》有关刑事责任年龄规定的精神,既不能因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主体是未成年人需要特殊保护就一律不予认定,也不能因为未成年人实施的黑恶势力犯罪属于严重犯罪就一概加以认定。因此,对于被黑恶势力利用、临时雇用或受蒙蔽参与黑恶势力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仅按其所实施的具体犯罪行为定性,一般不认定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成员。同时,在认定未成年被告人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成员时应慎重把握,须充分考量其家庭背景、成长经历、参与涉黑涉恶犯罪的时间长短、加入的原因、是否出于自主意识、参与的程度、具体的犯罪手段、造成的危害后果等因素。本案中,虽然包括朱某某在内的多名未成年被告人仅以强奸罪单独一罪定罪量刑,但是,在案证据可以证明,该案多名未成年被告人经常与本案恶势力犯罪集团骨干成员邱某等人纠集在一起,通过殴打、奸淫等手段强迫并组织多名未成年人卖淫,且在骨干成员纠集或指使下实施了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犯罪,是因犯罪时未满16周岁才仅以强奸罪定罪处罚。同时,在案证据亦可以证明,未成年被告人未被迫加入犯罪集团,对集团内部层级关系具有明确地清晰认识,均主动积极参与多起违法犯罪活动。从犯罪手段和危害后果看,未成年被告人通过假意处男女朋友的方式诱骗未成年女性从事卖淫活动,在未成年被害人不愿卖淫时,通过殴打、奸淫、拍裸照等方式强迫卖淫,同时还实施了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虽未达到相关罪名刑事责任年龄,不予追究相应刑事责任,但具有明显的社会危害性。因此,对于涉案的未成年被告人均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也是对未成年人实施的因达到相关罪名刑事责任年龄而不予追究相应刑事责任的违法犯罪活动的负面评价。

  三、对于参与黑恶势力犯罪的未成年人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但不应一律从宽处理

  《刑法修正案(十一)》增加追究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简称低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个别下调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虽然下调了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但是,对于追究低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进行了严重限制,,........

相关产品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6-825-836

电子邮箱: admin@marquettecountywisconsinlodging.com

公司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1 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