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客服热线:4006-825-836
“中国自主第一大站” ——沈阳“老北站”

“中国自主第一大站” ——沈阳“老北站”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8-17 19:53    

  在今日沈阳,提起老北站,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曾是饮誉华夏的“中国第一站”,是中国民族经济抵御外国经济侵略的时代见证,它承载了太多的岁月记忆,对无数的沈阳中老年人而言,缅怀老北站的过去,有如追忆曾经的自己。

  老北站最初叫奉天城站,由我国著名建筑设计师杨廷宝设计,始建于1927年,建成于1930年,总面积8485平方米,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小木格窗,绿色铁瓦顶。

  1927年,奉系军阀张作霖为了发展中国的铁路运输事业,为了与日本人经营的奉天驿(今沈阳站)抗衡,决定于京奉铁路终点处修建奉天城站。1931年3月19日,竣工通车的奉天城站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铁路客运站,并更名为辽宁总站。

  辽宁总站是个浩大工程,吸纳了几位富商的资本才得以如期完工。当年,由于奉天驿是日本人控制的大站,中国旅客很少能在那里上下车,所以辽宁总站成为中国人的铁路交通枢纽。该建筑平面为对称式布局,中间是候车大厅,两侧为候车辅助用房及办公室。候车大厅顶端采用大面积玻璃木窗,大厅下部两端为四扇对开拱形木门,拱顶最高处距离地面18米,拱跨度16米,拱筒长30米,建筑平面紧凑、流线合理。

  辽宁总站当年不仅是极富近现代风格的京奉铁路上最大最好的车站建筑,还是二十世纪30年代初,沈阳最宏伟的城市建筑之一。辽宁总站的货场、行李房、餐厅、旅馆、车站广场等设施一应俱全,并且将原港湾式月台改为可通过式站台,建筑规模大大超过了由日本南满铁路控制的交通枢纽奉天驿。

  辽宁总站既是京奉铁路的终点,又是奉吉铁路的起点,每天运送的物资源源不断,上下车的旅客多达几万人,因而有力拉动了沈阳经济的快速发展。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将辽宁总站改称奉天总站,1945年改称沈阳北站,沈阳人习惯称辽宁总站为“老北站”。

  作为近代火车站的辽宁总站,是独具地域和民族特色,且融有西方古典文化的建筑精品,其历史意义在于它打破了日本南满铁路对辽宁的运输垄断,而且辽宁总站从外观、规模、质量等各个方面均超越了当时日本人把持的奉天驿,为东北经济的振兴打了一针强心剂,是中国人当年抗争日本经济侵略的历史见证,为中国争了光。

  新中国建立后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北站的基本地貌,曾是这样的:除北站外,东西两侧就一条光秃秃的铁轨,铁轨北侧有一大片菜地,水流清澈、粪肥刺鼻、蝶舞蜂嬉、入夜蛙鸣阵阵,一派妥妥的田园风光。

  那时,依据这条铁轨,将北站地界分为“铁道北”与“铁道南”,老百姓组团跨过铁轨,去“铁道南”时,多半是去赶集的。所谓“赶集”,就是去北市场,沈阳人称其为“老北市”。那时,铁道北的老住户们去铁道南赶集,基本是步行或骑自行车,特别对小孩子们来说,感觉来回一趟,似乎走了很远的路,去了很远的地方,哪知几十年后,从北站到北市场,打车,也就一脚油门的事。

  挨着老北站的铁道北一带,隔着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柏油路,路西是一片日式平房,路东是一片苏式红砖小楼。日式平房很有特点,地板到地面约有半人多高,小孩能在里边捉迷藏;苏式小楼的楼面上雕着花,一个单元平均住两户人家,厕所与厨房共享。

  铁道北的那片大菜地里,夜生活丰富多彩:有抓蛤蟆的、捕蟋蟀的、水沟摸鱼的、路灯下逮蝲蝲蛄(蝼蛄)的……还有收徒教武术的。当年北站附近的鸟雀多,特别是燕子,总有人拎着气枪打鸟,子弹形似小盆,枪迷们戏称为“尿盆子弹”。据说,燕子这种鸟孤傲、气性大,一旦被你打下来带回家去,就算给治伤也不吃不喝,绝食而死,刚烈得很。老人们编故事吓唬打鸟的人,说燕子这鸟记仇,你打了它子女,它指不定哪天趁你不备,猛扑下来叨瞎你眼睛……这杜撰的段子确实唬住了一批人,尤其是小孩,再不敢跟大人去北站菜地打鸟了,怕被燕子报复,见到电线杆上停立的燕子,下意识地用手捂一下自己的眼睛。

  那时的北站附近,特别铁道北,种过水稻,所以稻田里泥鳅多,那东西据说大补,孕妇吃了容易下奶,所以总有人去抓。但泥鳅非常不好抓,有人好不容易连泥带水地搞了一盆,带回家,结果水盆被粗心的家人不慎一脚踢翻,这可好,滑溜的泥鳅满屋游走,而且顺着房间地面的四边嗖嗖穿梭,场面十分壮观。北站稻田里的泥鳅多,青蛙更多。如果你逮个青蛙放到屋里,不小心让它跑了,它会躲在煤堆里,时不时地跳出来高歌一曲,煞是有趣。需要提示的是,那时北站一带的不少百姓是烧煤的,即便住楼的也烧煤,各家厨房里都有一座小煤山,每天烧水做饭,就往炉膛里添把煤,哪像今天使用煤气这般方便。炉台后边的死角蟑螂极多,那时灭蟑螂不用药,家庭主妇们直接拎热水壶一浇,蟑螂团灭,一死一大片。

  那时老北站地界的人常把沈阳叫“奉天”,杨振华说相声,称某老北站坐地户逗下车的外地人:“您走错地方了,这不是沈阳,是奉天呢!”

  当年老北站铁道南那边的小饭店、名小吃不少,如李连贵熏肉大饼。但这家喻户晓的大饼是饼肉分离的,就是说先给你饼,再给你肉与葱,这期间可能要隔那么一小会儿。有个慕名而来的南方人不知底细,拿了饼就走,吃完咂吧咂吧嘴,回去对沈阳朋友说:“这大饼的面挺筋道儿,但也没啥特殊味儿呀,不像你跟我说的那么好吃啊?”朋友纳闷,后来终于听明白了,瞪着眼反问道:“你没要肉吗?”……周围人轰然爆笑,有人甚至笑翻在地。

  老北站因为迎送南来北往客,又靠近北市场,所以地面人杂,治安不太好。有一年,据说有个劳改犯越狱了,藏进铁道北的菜地里,踪影皆无,想想看那菜地得有多大,植被得有多密。

  沈阳老北站附近的不少住户都吃铁路这碗饭,如年过九旬的张显文毕业于满洲铁路学院,解放后在沈阳铁路局当会计,他的儿子在原沈阳铁路局物质调配处上班,儿媳妇是常年跑长途的列车员……

  那个年代的日子较清苦,逢年过节,若能吃块排骨、啃个猪蹄,晚上做梦都能笑出声儿来。日子是苦点,可多少年后,离开老北站搬入宽敞新居的住户们,抚今追昔,反而怀念那些清苦的日子,怀念跨过铁道去北市场赶集的日子,怀念那片粪肥刺鼻的大菜地,怀念那些曾朝夕相处的老街坊老邻居。

  沈阳北站的老站房由于股道数量少,设施简陋,咽喉通过能力紧张,导致皇寺铁道口的交通十分拥挤。再加上老北站所处地段过于热闹繁华,每天上下班高峰,堵车现象经常发生,日益成为沈阳乃至东北地区交通运输的瓶颈,加上站房候车室面积不足,沈吉线横穿市区中心,与多处市区干道平交,严重了影响市内交通。因此,在1953年,老北站即被列入沈阳铁路枢纽的改造规划中,计划修建新北站。

  1985年6月1日,沈阳铁路局成立建设沈阳北新客运站工程指挥部。1986年,铁道部决定扩建沈阳北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亲自前往沈阳,参加了沈阳北站的奠基仪式,并题写了“沈阳北站”站名,拉开了沈阳北站建设的序幕。1988年6月25日,沈阳北站老站房停止办理一切客运业务,它作为车站的功能至此结束。

  新建的沈阳北站,是全国铁路客运站中第一个采用综合站房形式的列车站,新北站每日通过的列车数极多,高峰期可以达到230对。因此,新建的沈阳北站成为东北地区最大的铁路客运站、中国五大铁路交通枢纽之一,有“东北第一站”之美誉,可与德国汉堡的中央车站、荷兰鹿特丹的中央火车站媲美。新站房内部建有中国大陆跨度最大、高度最高的无站台柱风雨棚,是继北京西站、北京站后,国内第三个建有钢柱结构、无站台柱风雨棚及等高速列车地板站台的火车站。

  1991年新北站启用后,老北站成了沈阳铁路分局的机关办公楼。2003年,辽宁总站被定为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3日,辽宁总站升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而今,新北站广场上那只展翅奔日的太阳鸟雕塑,印证着老北站曾经的辉煌历史,辉闪着老北站与时俱进的岁月荣光!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6-825-836

电子邮箱: admin@marquettecountywisconsinlodging.com

公司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1 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