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客服热线:4006-825-836
我国再生资源产业发展规律与趋势分析

我国再生资源产业发展规律与趋势分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9-26 10:15    

  无论是产品还是行业,都存在从起步到成长,从成熟到衰退的生命周期,这是大量研究所揭示出来的客观规律。对政府来讲,针对产业生命周期每个阶段的特征进行产业规划、制定产业政策,是引导一个产业成长或转型的关键。对企业来讲,把握产业生命周期规律和产业发展趋势,及时做出战略调整,才能保证企业的生存与壮大。

  本文基于产业生命周期的基本理论,结合再生资源产业的特点,描绘了我国再生资源产业生命周期曲线,然后根据产业驱动因素的变动趋势,分析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趋势。

  某个产业本质上是一些具有某种相同生产技术或产品特性的企业的集合,因此产业规律的分析要建立在产品规律分析的基础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日益渗透,生物进化论的思想影响到了经济学研究。哈佛大学教授弗农(Raymond Vernon)在1966年5月发表的《产品生命周期中的国际贸易与国际投资》一文中首次提出了产品生命周期(product life cycle)概念。他将产品的生命周期划分为新产品引入阶段、成长和成熟阶段、标准化阶段。1975年,哈佛大学的阿伯纳西(William J.Abernathy)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阿特伯克(James M.Utterback)对创新驱动型产品进行研究,发现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及产业组织三者在时间上的动态发展影响着产业的演化。他们将此类产品生命周期划分为流动、过渡和确立三个阶段,进一步发展了产品生命周期理论,该模型被称为A—U 模型。

  产业生命周期(industry life cycle)的研究始于上世纪80年代。1982年,高特(Gort)和克莱普(Klepper)通过对46个产品最多长达73年的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分析,按产业中的企业数量对产业发展周期进行划分,得到引入、大量进入、稳定、大量退出淘汰和成熟等五个阶段。这是产业经济学意义上第一个产业生命周期模型,即 G—K 模型。

  目前通常将产业生命周期划分为引入期(Introduction Stage)、成长期(Growth Stage)、成熟期(Maturity Stage)和衰退期(Deline Stage)四个阶段,产业的总产出规模及企业销量和利润变化曲线基本上呈现了先上升后下降的形态(如图1所示)。

  产业生命周期的各阶段客户、产品、竞争者、经营风险等也呈现不同的特征(如表1所示)。

  研究发现,在实际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的生命周期出现不同的类型。原材料类的产业生命周期长,如钢铁、木材等;加工类产业生命周期短,如某类机械、电子产品等。有成长阶段漫长型的产业,如交通运输、钢铁工业、能源工业等基础产业,也有成长阶段短暂型的产业,如耐用品制造业、消费品工业、需求收入弹性高的产业;有成熟阶段漫长型的产业,如生活必需品、公用事业等产业,其增长速度主要受人口增长速度的影响,也有成熟阶段短暂性的产业,如时尚产品、休闲娱乐类产品,消费者的兴趣一旦转移就会快速衰退。

  再生资源产业与一般的产业不同,一般的产业包括产品从产出到被消费者购买的阶段,而再生资源产业是从产品被消费完那一刻开始到重新被利用这个阶段,是传统的商品循环的相反面,也被称为静脉产业。

  一是涉及面广,产品种类丰富并不断变化。凡是有形的商品在生产过程中或被消费后大都会产生废品,特别是工业产品,另外商品在流通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的包装废品,这些废品大部分还可以回收利用,成为了再生资源行业的原料。因此,行业前端涉及目前经济流通中的各种商品(原材料),后端则涉及到各种资源(产出品),而且包含的内容还会随着商品市场的改变而改变。

  二是有正外部性。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一方面减少了对原材料的开发,另一方面减少了垃圾的处理量,在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方面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是经济绿色发展不可或缺的部分。资源和环境问题越是到经济发展高水平阶段就越受到重视,这各阶段一般政府会参与进来支持产业的发展,解决因行业外部性产生的市场失灵问题,政策的影响作用加强。

  基于这两个特点,可以判断:再生资源产业生命周期曲线符合漫长型生命周期的规律。其周期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及产业结构直接相关,由于大部分的废弃物都产生于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等第二产业产品生产消费中,所以与第二产业的发展联系更紧密。同时,随着人类对资源和环境可持续性要求的提升,其发展速度会超过第二产业。

  在对比2001-2020年第二产业增加值曲线的基础上,结合一些我国的发展特征,我们模拟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的命周期曲线 再生资源生命周期曲线

  在产业引入期(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中国处于工业化起步阶段,由于生产物资的短缺,在这个阶段非常注重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但是由于整个国民产出水平过低,即使建立了完整的回收网络,回收率达到较高水平,物资回收量还是极其有限。

  改革开放后,工业化开始飞速发展,国民消费稳步提升,产业也步入成长期。我们将成长期划分为两个阶段:改革开放后到2015年为成长前期阶段,2015年后为成长后期(因为再生资源回收总值增速自2015年开始高于第二产业GDP的增速,因此我们将2015年作为划分成长阶段前后期的标志年份)。成长前期中国经济属于物质资本快速积累期,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范围内最大化产出,投资大于消费,出口占比较大,因此再生资源产业发展慢于第二产业。2015年后再生资源产业迈入成长期后期,这个时期中国经济的工业化阶段基本完成,逐渐向后工业化阶段过渡,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更加注重国内的消费,也更加注重资源的可持续性和生态环境的保护,再生资源行业也将迎来更加高质量的发展期。

  未来,当整个经济物质产出和消费水平达到一个稳态时,再生资源行业即步入成熟期,当整个经济物质产出和消费水平下降时,进入衰退期。

  产业生命周期变动的背后,是各种影响因素的驱动。不同类型的产业,其驱动因素的变化都有所不同,从而产生了产业演变规律的差异性。根据现有文献分析,产业生命周期的演化驱动因素主要有三个:市场需求、技术进步和资源禀赋。同时,政策和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会通过影响这三个因素作用于它。

  需求的变化是产业生命周期演进的根本动因。市场需求总量的变化会引起产业的扩张或收缩,进而决定产业的兴衰; 需求结构的变动会推进产品创新,促进产品升级换代。技术进步是产业生命周期演进的内生动因。需求可以引起产业技术创新,技术进步一是可以提高了利用资源的能力,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降低成本;二是可以创造出新产品,反过来促进需求,不断推动产业结构向现代化、高层次演进。资源禀赋是产业生命周期演进的外在条件。产业的资源因素主要包括原材料、劳动力和资本等。原材料在总量和结构上约束着产业的成长模式和速度。从柯布—道格拉斯等经典生产函数中可以看到,劳动力和资本是影响一个产业发展的两大主要影响因素,劳动力和资本的使用成本及质量影响产业结构的演进。政策是对产业发展的一种有目的的导向和控制,它能有效地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弥补市场缺陷。政策可以对需求、技术、资源禀赋等方面都产生影响。相关产业的也会影响产业的需求、技术、资源禀赋,如其相关产业的技术水平提高,通过知识溢出效应扩散到该产业,使该产业能够吸收知识提高自身技术创新水平。

  在分析再生资源产业发展趋势之前,我们首先分析再生资源产业市场需求、技术进步、资源禀赋三个驱动因素的变动趋势。

  一方面,碳中和目标会提振再生资源的需求。在双碳目标下,高碳排放企业减排压力较大,而再生资源的循环使用可以减少“开采原材料、原材料初加工”时的碳排放。而且碳交易制度建立后,企业更有意愿通过循环再生、节能增效和能源替代来实现永效减排。除碳交易制度外,我国也有望进一步引入碳税,企业将更有动力使用再生资源替代原生资源,对再生资源需求的增长将进一步刺激再生资源价格的上涨,从而增强再生资源企业的盈利能力。以废钢为例,“双碳”目标确立了未来中国后工业化时期进一步电气化的趋势,短流程电炉炼钢的盈利情况较好,废钢性价比明显优于铁矿石。废钢炼钢利润高企的背景下,废钢的需求被全面激发。

  另一方面,碳中和目标下原生资源产能扩张受限,再生资源成为重要补充。以电解铝为例,电解铝作为高碳排放典型行业首当其冲,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开展专项行动,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增长势头;2020年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后,电解铝作为高碳排放行业产能的增长进一步受限。其他高碳排放行业也存在较大的减排压力,产能增长也将放缓,原生材料供给或有降低趋势。在此背景下,再生铝将成为重要补充来源,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一些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建立便捷高效的再生资源回收交易服务平台,开展信息采集、数据分析、流向监控,通过二维码等物联网技术跟踪产品及废弃物流向,逐步整合物流资源,梳理回收渠道,优化回收网点布局,使供需双方能够快速获得信息匹配,实现上下游企业间的智能化物流,完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促使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由线下向线上线下结合转型升级,减少了回收环节,降低了回收成本,提升了再生资源回收效率。

  在加工利用方面,我国再生资源利用技术相对落后,资源利用程度低。政府补贴使业内再生资源行业中的处理及加工企业对补贴形成依赖,牌照发放速度与实际的处理量增速错配也导致部分行业中存在大量技术落后、违法加工的中小企业抢占再生资源,造成再生资源的浪费,也限制了正规企业的发展。随着监管严格实施,我国将逐步淘汰产业中落后和不规范企业,拥有关键工艺和设备和更强的再生资源提纯能力的公司将在竞争中保持优势。以危废资源化为例,深度资源化具备更高的提取和富集能力,能从危废中提取金、银、钯、锡等稀贵金属,相对于普通资源化仅能提取铜而言利润空间更大;此外,深度资源化还能通过多级配伍实现更经济、更安全、更高效的危废处理流程,以精良设备全方位提高危废处理效率。除了在前端掌握深度资源化技术赚取加工费的模式外,企业也可以介入后端产品生产环节,即可拓宽自身的技术壁垒,推动产品利润率提升。

  发展阻力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禁止“洋垃圾”进口使得废料的来源在短时期内迅速减少,影响以做国外进口废料加工为主的企业。长期来看,双循环发展格局国内消费会逐步提高,但目前来看,受疫情影响全社会消费能力发生一定的下降,因此填补这块空白还需时间;二是劳动力成本提高。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和生育率的走低,我国适龄劳动人口将继续减少,劳动力供给规模持续下降。再生资源产业链前端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去回收分拣,劳动力成本上升将影响产业的发展。但是,其负面作用将会随着垃圾分类推进和智能回收设备的使用而抵消。

  动力则来自垃圾减量措施和金融财税方面。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所确立的垃圾处理原则。垃圾减量的一个重要抓手就是推进垃圾的回收利用,包括强制垃圾分类措施、生活垃圾收费制度等。《2020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显示,2019年大、中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55.9%,到2025年新增大宗固废综合利用率达到60%,提升空间很大。当前正在大力推进“无废城市”建设,将加快固体废物处理需求的释放,加速工业固体废物处理、危废处置、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等细分领域未来发展。垃圾回收量增大,使得垃圾回收价格偏低,有些低值垃圾甚至需要付费回收。

  在财税金融支持方面,2021年2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大财税扶持力度:要继续利用财政资金和预算内投资支持环境基础设施补短板强弱项、绿色环保产业发展、能源高效利用、资源循环利用等;要继续落实节能节水环保、资源综合利用以及合同能源管理、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方面的所得税、增值税等优惠政策;要做好资源税征收和水资源费改税试点工作。2021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证监会关于印发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中明确支持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多部门印发的《“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统筹现有资金渠道,加强对循环经济重大工程、重点项目和能力建设的支持;加大政府绿色采购力度,积极采购再生资源产品;落实资源综合利用税收优惠政策,扩大环境保护、节能节水等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范围;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循环经济领域重大工程的投融资力度;加强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加大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对循环经济有关企业和项目的支持力度。在国家各项金融支持政策的持续推动下,近年来,我国再生资源行业发展的趋势在资本投融资、债券投融资、银行信贷等多个方面,持续获得金融机构的有效支持。

  总的来看,产业技术进步叠加相关产业政策的支持将会使资源禀赋使用成本下降。

  根据上文对各类影响因素的分析,再生资源需求上升会导致再生资源产品价格上升,使得企业收益增加,利润提高,企业会扩大生产规模、新企业也会不断涌入,产出规模扩大。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使得企业平均成本下降,企业产生超额利润,企业将扩大规模,随着技术的扩散,其它企业也会进入该行业,再生资源的供给扩大,此时价格下降。资源禀赋成本下降与技术水平提高产生的效果类似。

  据相关机构的预测,经过2018—2020年的迅速发酵酝酿,从十四五时期开始,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产业的年复合增长率可以达到15%—20%,赶上甚至超过整个环保产业的增长速度。

  再生资源园区是指在园区内实现资源的规模聚集,打造园区内的产业链条,形成公共服务和交流平台。园区在拉动再生资源产业规模,提升产业层次,引领行业升级方面成效显著,因此将是产业发展的一大趋势。近年来,我国持续开展循环经济试点、再生资源回收体系试点、“城市矿产”示范基地、静脉产业生态工业园区等多项重大示范工程,促进了以扎口管理、产业链循环衔接、公共平台支撑、环保集中处理、资源规模化、高值化利用为主要特征的产业园区模式发展。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十四五”期间再生资源行业将继续朝着园区化方向发展。而园区外众多的小作坊小企业,在新环保法严厉规范下,生存空间将日趋缩小。

  2018年以来,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从小散乱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向集约化、规范化、标准化迈进。一方面,随着中央与地方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力度加大,许多小乱散污型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或作坊被大量关闭,驱动了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转型升级,促进了新模式与新技术的产生于普及;另一方面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印发的《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把增值税即征即返的优惠向规范化的综合利用环节倾斜,加工利用企业享有退税返税扶持,因而具有明显的成本优势,而回收环节仍然承担全额纳税重负。一些大型加工利用基地,依靠规模、资金和成本优势,向上游整合回收网络,与回收企业结成战略同盟,共享税收优惠下的成本补偿,完善上下游产业链条。所以进入而在此过程中,具备丰富健康的现金流、政府补贴、全备的资质及多重销售渠道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并发展成行业巨头。

  互联网与再生资源的深度融合,将从市场、资源、资本等层面全面介入再生资源行业,倒逼产业转型升级。

  “互联网+回收”创新回收交易新模式,是再生资源回收的发展趋势。在充分依托定点资质,布局覆盖社区、街道、商场的回收网点基础上,实体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合作或者自建“互联网+回收”交易平台,将回收交易终端深入城市社区,把城市中产生的废旧资源回收并转换为线上的货币或积分等,实现再生资源云回收。“互联网+废品回收”更新传统的废品回收方式,整合线下回收队伍,优化再生资源回收体系,解决传统回收“规模小、不稳定、价格浮动”的问题,提高了回收效率,将废品回收行业带入到了一个便捷、透明、规范的全新时代。

  “互联网+再生资源”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通过积极实施“互联网+物联网+再生资源”战略,充分利用已有集散市场的线下资源,建立专供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的物联网平台,完成废物的GPS实时跟踪,全程监管废物进园到入园拆解、交易再到加工的整个过程,确保废旧物资不外流及原料的“吃干榨尽”。同时,建立进出园区废物的大数据信息收集平台,通过废物种类、进出线路、仓储配置等信息的收集,优化配置园区及周边货运资源,做到点对点运输,全面降低园区综合物流成本,有效提高再生资源的流通效率。

  “互联网+供应链金融”业务模式在再生资源行业内已开始发展起来。供应链金融是基于一个实力较强的核心企业,把围绕这个核心企业的产业链上下游,即供应端和需求端的众多中小企业联成一个网状,根据核心企业的信用、融资方与核心企业贸易的真实度来评估融资方的信贷资格,为核心企业的供货商和经销商提供融资服务。供应链金融是一种无低押数据融资,它解决了再生资源行业资产轻、抵押难的融资难题,符合再生资源行业中小企业的需求。目前供应链金融受到国家层面多项政策鼓励,从业务解释规范到政策优惠扶持,从地方到中央再到具体监管部门,各地各级政策都在不断完善,引导更多社会资本进入供应链金融布局。

  未来一段时间将是一个重塑再生资源产业链和生态链的黄金时期,回收效率的提升、处理技术的进步和社会参与度的提高以及在国家支持循环经济、无废城市建设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投融资政策措施推动下,再生资源产业将成为资本市场青睐的对象,多层次资本市场已在加速进入再生资源行业,行业内潜质企业、龙头企业将不断与资本市场联姻。在回收方面,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回收”行业看好,资金不断涌入。2015-2019年爱回收、闲豆回收、小黄狗、回收宝等企业都获得亿元以上的融资规模。2021年6月18日,上海万物新生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爱回收)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中概股ESG第一股”。在再生资源处理方面,A股中涉及固废业务的环保企业平均市盈率超过水务和废气,为资本市场看好。固废板块投资在环保产业总投资所占比例从十五期间的16.4%,上升至十二五时期的23.5%,十三五期间的占比达到26.5%。在发达国家,固废处理都是环保领域投资和产值占比均超过50%的最大子行业,结合我国固废行业目前发展状况来看,无论是存量需求还是增量需求,行业市场前景都较大。

  张永安, 邬龙. 战略性新兴产业生命周期规律及产业转化研究——基于技术推动的视角[J]. 工业技术经济, 33(8):6.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4006-825-836

电子邮箱: admin@marquettecountywisconsinlodging.com

公司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1 足球竞彩app工业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